總瀏覽量

星期六, 7月 21, 2012

種子日誌 第一章 交換

如果能使你獲得幸福,即使犧牲一切,我也義無反顧

醫院,三樓走廊深處。陰暗的轉角,只有自動販賣機的燈微微亮著,稍稍替潛伏在此的黑暗帶來一絲光亮。倚著販賣機,一名少年獨自哭泣。雖然昏暗的光線讓人看不清他佈滿淚痕的臉頰,但若是仔細聆聽就能聽到微微的啜泣聲。少年將頭埋進膝蓋之間,用袖口擦拭掉潸潸流下的淚水。剛脫離那令人窒息的病房,他無法言語,是因為不想說,抑或是止不住的眼淚把話吞噬了,他自己也不明白。



醫生的診斷,只是病歷上輕描淡寫的幾行字,但卻對劍城兄弟兩人的夢想,判了最殘酷的死刑。病房裡,窗戶半開著,風溜了進來,試圖消去房間裡濃濃的藥水味,沒有人出聲,就這樣沉默著。父母都去辦住院手續了,現在病房裡只有他們兩人。京介垂著頭坐在椅子上,掩飾著殘存的淚痕,眼神空洞地看向地面,不願相信事實。優一靜靜地望著他,眼神流露出與平時相同的溫柔,卻混雜著幾分悲傷。有個聲音打破了沉寂,「為什麼剛才要幫我說話。」京介試著表現沉靜,但嘴裡卻不自覺地發出顫抖的聲音。

幾分鐘前,病房終於安頓下來,父母想藉機了解事情的始末,優一看向京介,微微一笑,將剛才的意外描述了一次,只不過卻省略了京介犯錯的事實,將一切的責任歸咎事故。京介在一旁聽著,默不作聲,但一聽到自己的錯誤被掩飾,他無法忍受,站起身想為優一辯駁,但哭得沙啞的喉嚨卻發不出任何聲音,最後只能無力的坐下。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,一位護士走了進來,跟父母交代完入院手續後,三人就匆匆離去,留下兄弟兩人。

雖然看不到垂著頭的京介的臉,優一露出微笑。「那個是事故喔,不要在意了。」他輕輕地說。「無法理解!我明明什麼都比不上你,現在還害你變成這樣,像我這麼差勁的人,為什麼當時要救我!」京介歇斯底里地喊著,驚動了沉默的平靜。優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眼裡散發他的堅定。「京介喜歡足球是吧?我也是喔。雖然很抱歉沒辦法陪你,但前往世界不是我們的夢想嗎?現在全靠你了喔,我也會替你加油的!」「不要一直說足球什麼的!害你變成這樣的足球,我一次都不想再看到。」京介衝出病房,門重重的關上,發出砰然巨響,優一低著頭,自言自語著。「沒有必要將這麼沉重的責任全擔在自己身上啊,京介。」

靜默重新回到房裡,帶來了些許的寂寞。


販賣機旁,京介獨自哭泣,模糊的淚水讓微光也漸漸被黑暗吞噬。「到底在做什麼啊,先是害哥受傷,剛才還對他大罵。像我這樣的人,為什麼不懲罰我,為什麼要拿哥的夢想來代罪,他什麼都沒做錯啊!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,誰快來告訴我吧,這一切全都是騙人的。」他自言自語著,聲音因顫抖而變得斷斷續續。他痛恨讓哥哥受傷的足球,更恨造成事故的自己。因為自己的緣故,曾經美好的一切,全都像夢一般不著痕跡的消失了。

周圍的燈瞬間全亮了起來,突來的光線刺痛了京介的眼睛,讓他頓時不知所措,只聽到走廊傳來了腳步聲。他閉上眼,試著適應光線,再度睜開眼時,面前出現了一個人,臉上帶著笑容,「終於找到你了呢!」。他看向那個人的臉,深灰色的瞳孔透著光,紫色的長髮盤在後腦勺,身上穿著護士的長裙。「大家都在擔心你喔,快點回去吧!」護士蹲下身,看著京介的臉,露出溫柔的微笑。「我才不要回去,那樣的地方。」京介再度低下頭,逃避著。回去也好,又或者是以後的未來,他現在都不想思考。「不可以任性喔!讓家人擔心可不好。」「你又懂些什麼了。一直都過得那麼幸福,有家人保護,也不用承擔犯錯的責任,像你們這種人,怎麼可能會明白我的心情。」京介看向地面,試著裝出冷漠。護士露出驚愕的表情,突然沉下臉。「你沒有資格說這種話。」京介抬起頭,意想不到的回應使他不知所措,只能錯愕的看著她。她似乎也覺得自己說了不適當的話,連忙道歉,「抱歉,嚇到你了嗎。真對不起,我有點激動。」她蹲下身,坐在他的旁邊,恢復了原本和善的面孔,卻好像多了些憂傷。看著遠處,她開了口,「在我還很小的時候,一輛疾駛而來的卡車奪走了我雙親的性命。我雖然僥倖活了下來,卻遲遲無法脫離那天的傷痛,每天淚流滿面,也不願面對現實,以為逃避事實就能改變。在這時候,一位疼愛我的老師拜託了醫生,希望能替我消去記憶,讓我脫離痛苦的泥淖。拜科技所賜,我遺忘了那起曾經束縛我的車禍;失去記憶的我,受到了那位老師視如己出的照顧,也漸漸康復。直到幾年後,因為一些事,使得多年前早該被遺忘的悲愴回憶,又再度捲土重來。最初我無法承受,但到了最後,我終於明白這就是事實,我不能逃避、無法改變,只能坦然面對。在這世上,沒有人可以毫無背負的生存;擁有多少喜悅,就會帶來多少悲傷,追求希望的人必定也是承受著絕望前進。但即使如此,我們仍舊試著追尋我們所相信的一切,或許艱辛,但這就是生命最美之處。」甜美的聲音,道出的卻是如此傷感的言語。「劍城你的哥哥雖然腳受了傷,但是他和你的父母都是愛著你的,就這點來說,你非常幸福。所以不能讓他們擔心,要好好的聽話喔。」她看著他的臉,輕柔的說。京介不發一語,不過似乎改變了想法,開始思考著剛才聽到的一切。這時護士好像突然想起甚麼,開始翻找上衣的口袋,然後拿出了一樣東西交給京介,「這個給你吧!」京介伸手接過來一看,那是一個幸運草做的壓花鑰匙圈。「幸運草?」「嗯,沒錯。那是我爸爸以前做給我的,他說幸運草其實原本是三葉的酢漿草,是因為生長點帶有傷口,才會變成四葉。幸運草之所以會代表幸運,就是因為它克服了傷痛,不但沒有放棄,還更加茁壯成長的緣故。」「背著傷口而前進,是吧。」京介把玩著手中的鑰匙圈,自言自語著。「時間也差不多了,該走了喔。」護士站起身,向京介伸出手,要扶他起來,「我是冬花,請多指教。」京介沒有理會,逕自站起身後離開,但在離開轉角之前,他停下了腳步。「謝謝。」京介說完之後,轉向了另一條走道,往病房的方向逐漸離去。

冬花先是愣在原地,聽到了他的道謝,她露出了微笑。「喂!實習的!剛才叫妳整理的病歷弄好了嗎?還在這裡發呆!」後方突然傳來了護士長的呼叫聲,冬花趕緊回應。「真是抱歉,我現在就去處理。」她跑向護理站,離開前回望了那個轉角,嘴角浮現了一抹微笑。「要加油喔!」她在心裡替那個才剛認識不久的男孩獻上祝福。

京介回到病房,優一看到他,原本焦慮的表情瞬間綻放笑容。「沒事吧!京介。」「嗯。」京介也露出微笑,走到了他身邊。「哥,我會繼續踢球,為了我們的夢想。」他向他承諾著,但卻藏著謊言。優一聽到京介願意繼續追求夢想,滿意的笑了。「要加油喔!」「嗯。」雖然是這麼說著,但他已經恨透足球了。「只是為了優一才踢的」,京介一直不斷的這樣告訴自己,卻不敢讓優一知道

清晨的陽光穿過玻璃透進了病房,照亮了整個房間,但真正的黑暗,卻躲在不起眼的角落漆黑的影子裡,開始萌芽茁壯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同好交流與錯誤指正喔~~順手留個言,明天會更好XD